父親

我的父親陳俊弼先生,於1942年二次大戰末出生.自幼生活困頓
,出生不久即寄養於新莊盧家,6歲才回到經營木材生意的祖父母身
旁,7歲就開始負擔家計,13歲自立,在半工半讀下完成學業,曾
經任職於文具行,永豐工業.22歲進入北市商就讀,就學期間擔任
班長,帶著同學爬山,攝影從事戶外活動,是校內的風雲人物.26
歲畢業當兵,29歲從金門退伍到龜山宏州工廠擔任管理的工作.父
親白手起家,30歲那年,在士林開設美樂照像材料行.兩年後與他
在北市商認識的同學結婚,母親於1年後生下第一個小孩,隔年第二
小孩出生,一家人生活在3坪不到的店面,早上開店,晚上店面就是
睡覺的地方,雖然辛苦,卻備感幸福.1979年父親38歲,因家
計重擔,父親開始兼職開計程車.小孩漸漸長大,母親在馬路邊圍起
一片木板煮飯,如廁所要向鄰居借,洗澡的地方是樓梯間,小孩寫字
念書也都在3坪不到的店面,父親毅然決定給我們更好的環境.就算
貧困,父親也要奮鬥,就算辛苦,也要給我們更好的生活.1984
年父親43歲,在內湖買下了全新的房子,給我們一個舒適的家.貸
款壓力是沉重的,父親每日都必需工作到半夜,長時間的勞心勞力造
成了日後慢性疾病纏身.父母親不到八年就還完了所有貸款,無怨無
悔讓小孩們完成學業,我們從來不用擔心錢的問題,重擔則是父親一
個人扛下.父親熱愛臺灣這塊土地,1995年與台教會一同登上玉
山把象徵外來威權及破壞風景的銅像去除.同時認識了幾位志同道合
的山友,此後數年,在好友的帶領下,陸續完成了中央北二段,六順
山,七彩湖,南湖,大霸,武陵四秀,南橫三星,石門山,合歡山群
峰等台灣百岳.1998年父親57歲,二度登上玉山並且穿越了著
名的八通關古道.父親年歲漸長,兩個兒子也漸漸長大成人,生活壓
力頓減.1999年再度重拾荒廢多年的相機.2001年與多位攝
影同好一起創立了台灣本土攝影協會.開始大量的黑白影像創作,記
錄屬於臺灣的印象,數年間都有作品參加大型展覽.2002年父親
61歲,三度登上臺灣的最高峰玉山,但這也是最後一次了,日後因
身體健康每況愈下,雖然念念不忘他在山中的故事,可惜再也沒辦法
繼續挑戰臺灣的百岳大山.三年前秋天,父親67歲,我與太太結婚
,父親才總算放下了心,兒子總算長大,不用他操煩了.一年後的夏
天,父親68歲,在兒媳的慫恿下,父親才肯離開最鐘愛的台灣土地
,到曾與台灣命運相連的日本旅行,第一次出國就去立山部黑.如果
不是家中多了一個行動派的媳婦,直接訂好旅行社.強迫他去,不然
父親的口中永遠都會說,臺灣有那麼多好玩的地方還沒去過,那裡還
要去到國外.前年11月我女兒出生,父親在醫院到處向人絢耀那最
白最大皮膚最好看的,就是用牛奶養大的孫女.去年秋天雖然因肺腺
癌而讓癌細胞在體內肆虐,我仍然策劃化全家人日本的行程與食宿,
父親,母親與女兒妻子一家五口漫步在日本千年古都-京都,享用最
道地的關西料理,騎腳踏車穿梭千年古寺,一家人都留下了最美好的
回億.年底小兒子也完成婚事,二媳婦也懷了孫子.幸福好景不長,
2010年農曆年初二發現得了癌症,一年後2011年1月底因肺
腺癌化療嚴重副作用住院,9天後不敵病魔,今年農曆年初六,2月
8日下午3點18分於內湖的家中,在家人陪伴下安詳的度過人生最
後的一刻.

父親一生充滿熱情,善良又深富同理心.雖然年輕的時候脾氣不好,
對我們十分嚴厲,給我們最大的影響就是他的身教,凡事父親以身作
則,誠信負責,不取巧,不貪非份之財,腳踏實地的作人.不管我們
在外面如何失敗,都很清處父親將是我們最後的倚靠.父親多才多藝
,不求人,凡事必親躬.從小什麼東西不會就是問爸爸,父親有如百
科全書,永遠有解決的方法.小學的勞作每每參展,老師都知道家中
有一個萬能的爸爸,舉凡內湖家中的裝潢,家具父親都能親手製作,
父親種的花是鄰里出名的漂亮,走過家門前,任誰都想多看一眼.父
親也愛好西洋古典音樂,家中有豐富的進口原版音樂CD珍藏,熱愛
臺灣文化的父親當然也不放過屬於臺灣的音樂CD.跨入電腦時代,
父親也能自行摸索數位影像處理,數位影音後製.每每出遊都有一片
一片父親拍攝後製作的DVD,無論包裝內容皆是一流的專業.仁者
愛山,智者樂水,父親除了登山外也能下水,30年前就受過專業的
潛水訓練,有完整的潛水裝備,從小就會帶我們到溪邊玩水,年齡稍
長就帶我們到海邊.小學的暑假到了,父親就會開車帶我們到八斗子
,鼻頭角潛水釣魚,拉著橡皮艇就帶我們到數十公尺外海,兄弟倆都
練就一身的好泳技,父親每週幾乎花兩天陪我們歡樂,帶給我們最美
好的夏日回憶.在熱愛戶外活動的父親帶領下,我們青少年時期暑假
幾乎把臺灣所有的好山好水玩遍,拉拉山,蕙蓀林場,太平山,中橫
,合歡山,武陵農場,北橫,大雪山,觀霧,阿里山,新中橫.一家
四口,拉著帳蓬,以天為幕,以地為床.燒著營火等待天明.直到我
成家立業有了下一代,才知道父親給我們的一切有多難作到.父親的
晚年是幸福的,有可愛的波妞含飴弄孫,從小就每天陪波妞玩,總是
說著波妞是阿公的小美人.幫波妞改造出許多特別玩具.就算已經生
病了,還是每天推著孫女到公園玩,波妞與阿公每天晚上互道晚安,
第二天早上再來玩,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幸福.只是幸福如今少了20
%.癌症雖然侵襲著父親的身體,讓爸爸漸漸虛弱,父親最後一次還
是勇敢自己走進醫院,就如同20年前的心導管手術,9年前再次心
導管手術,同年感染再次住院,父親都是走進醫院,只是這次老天爺
不再眷顧讓父親自己走出醫院了.

父親的過逝,對家人來說是非常傷痛的,雖然一年前就開始有心裏準
備了,看著父親一天天衰弱下去,我們都非常不捨,但心裡總是希望
有奇蹟能發生,只是奇蹟總還來不及發生,就在父親70歲的這一年
,我們就要面臨人世間最大的悲苦,天人永隔.父親是愛家倦家顧家
的人,所以我們最後也從醫院帶他回家,那天的天明氣情,就如同父
親以往的活力熱情,那天下午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握緊父親的手,
跟他說聲加油,剎那間父親睜開眼睛看我一下,安詳的咽下了最後一
口氣好多事來不及問,好多話來不及說,好多東西來不及學,只是我
們必需接受這傷痛的事實,父親已經走過人世間的一回,完美的完成
了生命的任務,父親有了下一代,我們又有了下一代,父親燃燒了自
己的生命,點亮了我們這一代,我們也會繼續傳承父親的精神,代代
相傳,生生不息.